京基入主,能否拯救困境中的酷派? - 科技 - 滕国网_滕州地区综合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正文

京基入主,能否拯救困境中的酷派?

来源: 新京报  作者:  2019-01-25 09:58:49

  酷派手机曾经创下多个行业第一,2014年4G市场占有率一度达20%以上。如今,国内市场已经很难看到酷派手机的身影。图为2012年9月,北京国际展览中心,coolpad酷派手机展区。资料图片/视觉中国

  酷派,这个在手机江湖逐渐淡去的名称,最近在行业内被多次提及。

  最近的一次是1月18日,酷派集团发公告称,委任27岁的陈家俊为公司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陈家俊的另一重身份是京基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陈华的“二公子”。 而就在不久前,2002年即加入酷派的元老级重臣、CEO蒋超被罢免一切职务,还被终止所有相关合约及雇佣服务。

  换帅后的酷派,前景并不明朗,在手机市场早已进入下行区间的背景下,国内市场已经很难能够看到酷派手机的身影。外界普遍担心,地产大鳄京基入主酷派后,酷派会不会转型发力地产业务。如果真是这样,在5G时代,我们还能看到酷派手机的身影吗?

  酷派频频换“将”,三年换三人

  年仅27岁的京基“二公子”陈家俊成为酷派新任掌门。酷派公告显示,他拥有南加州大学的金融学硕士学位,加入酷派前,曾担任深圳市京基百纳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及总裁。

  陈家俊“空降”前一周,酷派的元老级人物蒋超被罢免所有职务。

  1月11日,酷派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并通过罢免蒋超于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所有职务,终止一切相关服务合约及雇佣合约。就在几天前,蒋超还以酷派CEO的身份在CES展上接受媒体采访。这场突如其来的罢免,并没有流露出更多细节。

  酷派财报显示,蒋超2002年6月加入酷派,曾任公司执行董事、副主席、行政总裁及财务总监。加入酷派之前,蒋超曾任职国家审计署,也曾在侨兴电子及中兴通讯两家公司工作过。

  蒋超的CEO职位是从刘江峰手中接过来的。2017年9月,刘江峰离开酷派,蒋超接任CEO,算起来蒋超出任CEO不到一年半。蒋超在任期间,酷派手机聚焦美国市场,凭借多年来的专利积累,酷派在小米上市前夕发起专利侵权诉讼。

  不久前蒋超在接受采访时,谈到美国是酷派的优选市场,公司并不会放弃中国市场,而是希望在美国把技术和产品做好之后,以此来重振中国市场。不过,他的这些设想随着那则罢免公告都烟消云散。

  蒋超的上一任刘江峰,曾在华为工作19年,带领荣耀手机取得重大突破,后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离开华为,淡出手机行业。后来又在贾跃亭的邀约下加盟酷派。不过刘江峰也只在酷派CEO的位置上坐了1年。

  刘江峰时代的酷派业绩不算亮眼, 2017年全年收入为33.78亿港元,同比减少57.61%,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内亏损同比减少38.93%至26.74亿港元。

  知情人士称,刘江峰加盟酷派后,很多酷派高层都离开了公司,不利于酷派基因的保存,他加盟后树立了较高的目标,“那会儿应还是修身养性的时候,而不是冲动的时候。”

  有意思的是,就在罢免蒋超的前几天,酷派集团公告显示,继去年辞任酷派集团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之后,贾跃亭进一步撤出酷派,出售股权套现8.07亿港元。

  2017年雇员数量减少三分之二

  2018年12月5日,酷派集团2017年财报姗姗来迟。此前,酷派的2016年年报也曾多次延期。

  业绩报告显示,2017年酷派收入为33.78亿港元,同比减少57.61%,同期亏损尽管减少了38.93%,但仍达到26.74亿港元。酷派在财报中称,2017年综合收入减少主要因为业务重组过程、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激烈以及本年度中国区域市场份额及销量减少所致。

  财报显示,酷派集团于2017年3月31日上午9时在港交所暂停买卖,并将继续停牌。停牌前酷派股价为0.72港元,总市值为36.24亿港元。

  2017年,酷派的营运资金主要来自日常营运产生的现金及银行借款。截至2017年底,酷派资产负债比率为80%(2016年为58%)。2017年,酷派接获数件来自供应商的民事申诉,要求立即偿还逾期应付账款结余1.71亿人民币。

  财报显示,酷派的部分资产已予抵押以获取若干银行借贷,其中包括位于中国内地的若干物业及厂房,账面总值约为1.56亿港元;定期存款约4639万港元用于担保应付票据;6938万港元用于银行提供履约担保之抵押。

  面对业绩不振,酷派采取了开源节流的策略。从财务数据可以看出,酷派2017年销售及分销开支、行政开支同比降幅均超过25%。同时,酷派也缩减了员工成本,2017年员工成本(包括董事酬金)约为5.49亿港元,较2016年年底减少约1.49亿,截至2017年年底雇员数量为1421名,而2016年底这一数字为4504名。

  记者查询天眼查后发现,2018年12月6日,酷派全资附属公司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宇龙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223万。蒋超在CES期间表示,酷派涉及的供应商欠款金额不超过10亿元,对银行的负债基本都已经解决了。

  去年5月,酷派曾有一笔借款,借款的对象正是京基集团。酷派公告显示,宇龙公司与京基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最高额借款合同。京基集团同意向宇龙提供最高额不超过5亿元的借款。京基集团是酷派主要股东威日创投有限公司的联系人,因此是公司的关联人士。

  地产业务会是酷派下一站吗?

  作为中华酷联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酷派曾经创下多个行业第一,2014年酷派一度占领4G市场20%以上的市场份额。如今,国内市场已经很难看到酷派手机的身影。赛诺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酷派手机国内销量未能进入前9名,排名第9的三星销量为375万,以此推断,酷派销量不足375万台。

  随着蒋超被罢免,京基接管,酷派的手机业务能否东山再起还要画一个问号。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酷派在手机行业,很难有好的作为,尤其是地产公司的领导来负责科技公司,面对的挑战很多。他还提到,这不是酷派一家公司的问题,而是整个手机行业的问题,最近这几年中小品牌都没有太多机会。从本质上来讲,大部分的手机厂商业务比较单一,只有手机,一旦出现资金问题,很难周转。

  那么京基入主后,地产会是酷派的下一站吗?据相关媒体报道,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早年曾低价购入深圳科技园北区地块,加上酷派信息港及东莞松山湖等地块,所持有的土地价值近百亿元。有知情人士称,酷派剩下值钱的就是商业地产,京基的基因是地产公司,当时入股酷派也是看中了酷派的地产价值。记者致电酷派投资者关系服务热线,对方称酷派未来不会发力地产业务。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京基不是典型的房企集团,很多年在地产领域没有什么典型的项目。“我觉得还是资本运作的逻辑,和房地产本身的业务没有多大关系,酷派手中的土地资源也不是可售的这种。”

  不做地产,酷派翻身还有哪些筹码?

  有知情人士称,酷派手机的海外市场有着不错的基础,尤其美国市场,后面几年,酷派都是靠海外市场生存。

  Counterpoint研究总监闫占孟认为,酷派原有的优势是跟运营商之间良好的关系,尤其在5G时期,运营商可能还会有些补贴,酷派还想利用跟运营商关系的优势来获得更多补贴,相对于竞争对手形成一些优势,利用这个机会获得发展。

  酷派在财报中也提到,开始了下一代5G技术及其智能终端的研发工作,并于2013年开始开发5G,并一直就5G商业惯例开发及测试不同形式的多个原型。

  免责声明:网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文章内容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编辑:huac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