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财务造假暂时停牌,事实上,这并不是安踏首次被机构沽空 - 资讯 - 滕国网_滕州地区综合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正文

被指财务造假暂时停牌,事实上,这并不是安踏首次被机构沽空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  2019-07-08 19:59:53

7月8日,沽空机构浑水研究公司(以下简称“浑水公司”)发布报告称本土运动用品龙头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踏”)财务造假:已有确凿证据证明安踏控制大量分销商,制造有利其公司的财政报告造假。由此,也导致了安踏股价跳水,跌6.6%,报价为51.65港元。中午,安踏发布公告称,将在2019年7月8日下午1时正起短暂停止交易。此次事件,也让安踏的市值蒸发超过百亿港元,下滑至1384亿港元。事实上,这并非安踏首次被机构沽空。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看来,此次沽空事件对安踏的影响并不大,被沽空也说明了安踏的价值被国际资本所认同。目前,安踏经销商确实早就被创始人丁自忠家族关联企业绝对控股,这就要求安踏为代表的国内品牌尽快和国际准则对接,关联交易需要及时通报。

01

经销商=子公司?

7月8日上午,浑水公司发表一篇题为“ANTA Part I:Turds in the Punchbowl”报告,指称安踏与旗下分销商关系密切,目的是制造有利其公司的财政报告造假。

浑水公司何许人也?资料显示,此次对安踏进行沽空的浑水公司成立于2010年,先后发出研究报告揭露了四家在北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东方纸业(ONP)、绿诺科技(RINO)、多元环球水务(DGW) 和中国高速传媒(CCME),这四家在中国经营的民企因浑水公司的揭露导致股价大跌,分别被交易所停牌或摘牌。

浑水公司在报告中表示,投资者不能倚赖其财务报告,安踏交出领先行业的营运利润率并非因其经营良好,而是安踏秘密地控制多个一线分销商造假,虚假地提升利润率。其已有确凿证据证明安踏安踏秘密控制其经销商的材料数量。在这份报告中,浑水提供了安踏秘密控制27个分销商的文件证据。其中,至少有25个似乎是一级分销商。安踏控制的一级分销商总数可能达到40余家,而安踏约只有46家一级分销商,超过了安踏品牌销售额约70%。

同时,浑水公司称,安踏坚决声称其一级分销商是独立的第三方,这是个谎言。安踏控制其一级分销商这一事实在安踏高级管理人员中众所周知。安踏的高级管理人员知道,安踏通过使用代理所有者隐瞒其对分销商的控制权。然而,独立经销商的这种观念是如此的特征,以至于安踏的高级管理人员经常将经销商称为“子公司”。“我们认为安踏控制这些子公司以操纵其报告的财务状况。”

受此份沽空报告影响,7月8日上午,安踏股价盘中一度下跌8.7%,为5月30日以来的最大盘中跌幅。截至午间收盘,安踏股价跌幅达7.32%,报51.25港元。截至7月8日下午16时,安踏总市值已下滑至1384.38亿港元,市值蒸发超过百亿港元。

就此次浑水公司沽空安踏一事,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安踏公司相关负责人进行采访,对方回应称:“对此不予置评,以此后的公告为准”。

“目前来看,此次沽空对安踏的影响不大,股价波动也不大,至多影响一些不明真相的小散而已。”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表示,安踏经销商确实早就被丁自忠家族关联企业绝对控股,这是行业公开的秘密,也是福建运动品牌共同操作的手法。这就要求安踏为代表的国内品牌尽快和国际准则对接,关联交易需要及时通报,及时完善公司现代治理机构。

02

接连遭沽空

事实上,这并不是安踏首次被机构沽空。

2018年6月15日,受GMT Ressearch Limited沽空的影响,包括安踏在内的多家中国体育用品公司股价早盘一度大跌。其中,安踏股价一度跌幅近10%。报告指称这些公司“利润率虚高”,“最明显的问题就是骗子公司的利润率比耐克这样的全球领先者都要高,而很不幸的是,安踏、特步和361的数据也存在上述特征。”

GMT重点质疑了安踏,认为安踏存在利润造假的嫌疑。GMT分析称,安踏非生产性资本过大,为配合收入虚增了大量现金流,且存货相对于收入比例过低,预付账款相对于存货比例又过高。据此,GMT认为股价仅值10港币。而彼时,安踏的股价在45港元左右。

随后,安踏予以强烈否认,其股价也并未遭遇明显影响,且随后一路高升。

时隔一年,2019年5月30日,沽空机构“杀人鲸”BlueOrca Capital在某投资论坛上质疑安踏体育的公司治理及旗下斐乐(FILA收入不透明,预计安踏体育股价会有34%跌幅,建议沽空。消息一出,安踏体育盘中跳水,股价一度跌超12%,触及43.5港元,创去年10月以来最大跌幅。

次日,安踏体育连发两则公告:一条为澄清公告;一条为披露关联人士现金认购新股份。公告发布后,安踏体育股价高开逾1.8%,此后涨幅迅速扩大至近6%,收报48.0元/股,涨2.24%。

“沽空机构也是利益导向,多次沽空安踏也说明安踏的价值被国际资本所认同,说明国内外机构投资者应该都是看好安踏,看好中国市场,看好安踏走向世界的谋略。”对此,程伟雄表示,关联交易不排除有毛利调节嫌疑,需要尽快完善关联交易的公开、公平原则。

值得关注的是,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从此次发布的报告标题“ANTA Part I”来看,此为浑水公司针对安踏报告的第一部分,未来有可能发布后续报告。

03

“老大”也有“烦心事”

“不做中国的耐克,要做世界的安踏。”安踏创始人丁世忠曾表示。此后,安踏开始“按图索骥”。

如今,安踏通过收购FILA、始祖鸟母公司Amer Sports,已成为中国本土运动品牌的“老大”,开始走上国际舞台。丁世忠的职务,也已经在安踏创始人、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的基础上,加上了亚玛芬集团董事会主席的头衔。

6月19日,安踏通过官方渠道发布消息称,在6月18日举办的第六届世界闽商大会上,丁世忠表示,回想我创业的时候,从50万起家,到现在安踏集团成为全球第三、中国第一的体育用品集团。2018年,安踏流水超过400亿,全年销售7000多万双运动鞋和1亿件衣服,累计纳税超200亿元,直接创造就业岗位超过10万个,市值超千亿港元,位居全球同行业前三。2018财年,安踏营收收同比增长44.38%至241亿元。

在聚光灯下的安踏光环璀璨,但“老大”也有“烦心事”——除了像此次这样屡被沽空外,也在遭受其他质疑:此前,去年,当安踏宣布将以40多亿欧元收购Amer Sports时,就被外界认为其并没有充足的资金以及足够的能力。

但无论怎样,安踏最终还是得到了业界的认可。就连此次沽空安踏的浑水公司,在报告中也对安踏在运营和营销方面的表现表示赞许,他们认为,这也是“成功的运动服装企业家”——LuLulemon创始人Chip Wilson近期投安踏体育的主要原因。

面对未来,程伟雄直言,位居本土运动品牌第一的安踏,摆在它面前的挑战并不少:未来要注重多品牌协同发展;尽快完成中国安踏到世界安踏的角色转换;进一步对中国市场进行深度挖掘;同时,还应重视对兼并购品牌的消化。

  免责声明:网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文章内容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编辑:admin